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保罗·克鲁格曼 中文博客

授权网易博客进行中文翻译并推广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美国经济学家

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。 美國經濟學家及紐約時報的專欄作家,普林斯頓大學經濟系教授,是新凱恩斯主義经济学派代表。1953年出生美國紐約,约翰·F·肯尼迪高中毕业。1974年就讀耶鲁大學,1977年在麻省理工學院取得博士學位,受到经济学家诺德豪斯的注意。畢業後先後於耶鲁大学、麻省理工及史丹福大學任教。2000年起,成為普林斯頓大學經濟系教授。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健保不是一碗樱桃  

2009-07-30 22:35:0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Health care is not a bowl of cherries

Eugene Chen [译]


Or a cartonof milk, or a loaf of bread.

健保不是一碗樱桃、一盒牛奶、也不是一条面包。

Both George Will and Greg Mankiw basically argue that we don’t need a government role because we can trust the market to work — hey, we do it for groceries, right?

威尔和曼昆两君之议的要旨都是无需政府插足,端赖市场调节——不是吗?我们买食物(樱桃、牛奶和面包)不是都上市场吗?

Um, economists have known for 45 years — ever since Kenneth Arrow’s seminal paper — that the standard competitive market model just doesn’t work for health care: adverse selection and moral hazard are so central to the enterprise that nobody, nobody expects free-market principles to be enough. To act all wide-eyed and innocent about these problems at this late date is either remarkably ignorant or simply disingenuous.

慢着, 自阿罗发表其原创论文迄今, 四十五年来经济学家早已知道,对健保而言,标准的竞争市场模型是不灵验的:逆向选择和道德风险对健保这种事业影响甚巨,以至于无人, 再也无人, 会相信自由市场之原则足敷应用。迟至今日, 如果还有人对这些问题一脸天真、惊奇讶异,他们要么是极端无知, 要么是毫不实诚。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24)| 评论(3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